三月首个工作日 北京街头车流密集
来源:三月首个工作日 北京街头车流密集发稿时间:2020-04-08 21:30:32


3月6日,王某某在庐阳区集中隔离点进行14天定点隔离休养,分别于第3、7、14天进行核酸检测,结果均为阴性,身体无异常。

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天河国际机场,王忠林与湖北机场集团负责人交流,了解当前发展中的困难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:“吃了睡,睡了吃,估计要长胖了。”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。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,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。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,很喜欢他,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。

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,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。“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。”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,“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。”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

汉口火车站站前广场上,“进站请出示健康码,站内请戴口罩”的提示已随处可见。王忠林检查进站安检流程、候车室旅客组织等工作准备情况,叮嘱有关部门要提前根据客流量做好预案,提高测温准确度和通过效率,避免出现人员拥挤和聚集。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